Shining Smile


在高原上,阳光下的一湾微笑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


在这初夏多变的年保玉则,阳光与雨雪争相拥抱山谷,它们与这片天地共舞,愉快而急切地交织成一出冰与火之歌。

幸福线


计划中的这个垭口只需要爬升400米就能到达,纸面上看并不是太高,可偏偏遇上持续不断的雨雪夹冰雹,令体力的消耗雪上加霜,但就在爬上这个离天最近的制高点时,我们看到了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。

《寻幽谷》


寻一次幽静,寻一场幽雅,寻一处幽深。

【2016的摄影总结】-我也开始跨过山和大海

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起,我也拍起了风光来,大概是某次旅游中不经意的一个令我震撼和感动的场面,令我也打起了留住我眼中这个人类星球的念头,所以,从这一年开始,我换了个心态,我是大自然里渺小的目击者,我是用双脚探索大地的徒行客,我也开始跨过山和大海。
       经历每一次的险象环生,真是庆幸能在屏幕前用键盘陈述我的2016,也庆幸母亲从不知道保险上的受益人总是填的她的名字,所以这一年,首先感谢大自然的不杀之恩,也叮嘱自己要继续谨慎行事。照片只是我旅途中的副产...

大风起,黄沙飞


将嘴脸蒙了个严实,虽说风沙不算大,但总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沙子窜进嘴里,弄得牙齿嘎吱作响,踉跄的爬上了旁边的沙丘,但并没敢走太远,生怕营地在视线内消失,想起有一句怎么写来着~眼见风来沙转移,经年不省草生时。

来时的路


在氧气稀薄的5300米上,略有倦意,据说注视眼前的圣姆湖可以一窥未来,但我转过身来,只告诉自己别忘了来时的路。

寂原行者


它从梦里来,将从雾里往。


星河流域


它完成了十万光年的跨越,它横亘在星野之间,万点星火绣成一道肉眼可辨的星光带,就像一条悬挂在天上的河流,所以它有很多名字,譬如星河、譬如银河、还有天河。


星空舞台剧


在漆黑的野外寻找机位是一件心里巨没底的事,然而这只能算第二憋屈;刚找到这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,奈何那45°的陡坡,发动花式支架技,略显勉强的维持住机位的稳定,这才是最憋的一段。


闪光灯为前景补光,星空作背景,好像一出精心搭建,正在放映的星空舞台剧。(这里谢丛林慷慨借灯)

“这片子总感觉在哪里见过”


“哦?这不就是来自西域的驰名切糕吗?”

不是所有的黄牛,都叫特仑苏

感谢桂林的率直朋友-哑了的诗人,提供RAW

没有前期的努力,哪来后期的施展


拍摄:哑了的诗人

后期:~我~

火星日记

前一天,狂风肆虐,乌云在半小时内遮天蔽日,在极度干旱的大漠戈壁遇上一场狂风暴雨算我们走运,当晚无功而返,也明白了它为什么叫魔鬼城。

第二晚,我们决心一扫遗憾,再征星途,经历了迷路、陷车,前一晚的大雨还是给我们制造了不少麻烦,终究在太阳落下前到达,这里晴朗的晚上格外静谧,与昨日的狰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面孔,星野逐渐浮现,银河开始刻画它横亘在浩瀚之中的伟大版图,远观的丘陵是风的艺术品,只有脚下的裂纹还在提醒着这里的一切并非善男信女;大自然就是有这样的魔力,它能让人脱离现实,告诉你这才是现实,甚至让人以为身处异星,思绪漫游。

一涧春水向东流

我沿着溪流一直往林子的方向走,太阳打在后背上,还暖意满满,可就在踏进林子里的第一刻起,那感觉就像在艳阳天里走进了一家冷气十足的百货商场一样,让我打了个哆嗦,越往里走,气温越低,刚刚的汗滴才从耳旁流过,现在却能从口中呼出白气,还好不用太深入,就邂逅了光与影,无悔我湿了一屁股的透屁凉.....

我准备回到车上睡觉,走到这里却被夜幕下的轮廓引起了我的兴趣,一棵干枯的植物、刚被洪流冲刷过的河床,还有远方风吹过的痕迹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原来它只是像我听过的一首歌-一闪一闪亮晶晶,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小时候,在课本上读到过大漠戈壁,之于我的感觉,我猜大概之于山里人对海的理解,当我站在这片红色大陆上时,无际、无声或许比大海还要荒凉,岁月在无人的戈壁滩上推波助澜,历尽深寒的夜晚,终究与阳光和成一片苍茫的粉红大地。谁又说戈壁没有浪啊?

第一天忙着发呆,结果误入歧途,屁颠屁颠走进了一片丛林里,只记得和毛虫蜘蛛等无脊椎动物交头接耳了N遍,每一遍都是一次午夜凶铃式的惊悚;在林子里面折腾了个把小时终于走回大路,来得及找好营地,却来不及在入夜前搭好帐篷,南风劲吹,独自一人又缺乏经验的我在漆黑中凑合搭好帐篷,凌乱中还扣错了几个扣子...帐篷风中摇曳了一晚,还有各种会喷红色液体的昆虫....一惊一乍熬过一夜,终于在凌晨四点半迎接黎明。

绿原的风

驱车六十公里,从戈壁到草原也就隔了1个小时的时空,我已经开始怀念起那追赶落日的日子了,西北的风仿佛带着阳光而来,随意挥洒于绿原之上,谁说草原没有浪啊。


《千刃壁》


“马林巴琴”凌晨4点响起,比昨天提早了半小时,因为这30分钟,我错过了那天的“粉色时间”,今天,我不会重蹈覆撤。我背着相机走出帐篷,踩着碎石往拍摄点走,那是种赶尾班车的心切;05:40,太阳在63.8度的位置击穿画面,在对面山头留下一个弹孔般的星芒,把近处的岩石给洒个金红,我想:“wow,这悬崖边睡得值了。”

每张照片的背后,多少有点儿故事,一年过去了,我把它们整理成了日记,而你,又是否愿意听我的故事呢?

前夕

2015.5.25
阴雨

       翻开惠东的历史天气,就像翻开初中那本语文书,好不容易才在上面找到好几张可供"二次创作"的李白呐,杜甫呐,鲁迅呐什么的,大抵如此,阴雨雾天对于惠东就是那么司空见惯。尽管日出日落、星空火云不是惠东海岸线的强项,但大伙儿造访此地何尝不是奔着海藻去的呢?在阴沉得几乎是50度灰的海天一色下,这冰冷岩石上的奇妙生命力难道不是天赐的自带高级灰属性吗?而我,又何尝不是奔着这闪耀的深绿而来...

我在遥距银芯的孤独星球上,任潮涨潮落,随月升衰;我们都在稀疏 的边缘地带,上演着自个儿精彩。

萤火夜滩


守候潮落,远方露出一片滩涂,我借着微光,如摆渡人划走魂灵的船只,在潜藏暗涌的风平浪静之上荡出一道道微波。我放下锚爪,踏上这片半淹的湿土,夜色微醺,月影迷离;浮光掠影,萤绕于心。

去年十月,稻田绿意盎然,天刚破晓,云雾平流过境;太阳还未越过山头,便先把云层尽染。红色,蓝色,绿色,如若大自然的鸡尾酒,美丽、且引人入醉。

地球界的d-day,让风暴来得更猛烈些!

拂晓时分的香港国际码头,

俨然一片灯火辉煌;不着边际的货柜堆砌起这片积木之城,

这是香港的心脏,持续为香港的经济命脉泵送着来自全球各地最新鲜的血液,

永不歇息

在云来境地,闻芳土气息;听微风拂来,看云卷云舒。

这个地方,有一些高山,有一些流水;有一个农场,有一直环绕着这个地方的云;这里的学生放学了,会来到山顶上追逐打闹...留在这里的,有我的足迹,还有我的灵魂;带回来的除了手信,还有可以让我每晚入睡前逐帧回放的回忆片段.我想,也不非得要每次发上华丽的作品,配以字斟句酌的文字,也让我偶尔矫情,随手码上一段不长不短的心情,发上三两张照片,慰藉我远在他方落下的灵魂.我发誓,也保证,我会再来,我会沉浸一辈子,在这云淡风轻的绿色回忆里面.

Pai县四面环山,受地形影响,日落后,地面的水汽迅速升至高空,形成云雾,虽然只是暗淡的冬季银河且只维持了短暂十分钟,但在这个雨季里还能看到星空也算是缘分。

第一张的试拍中,房子周围已然死白一片,过曝严重,但不远处的的云雾形成极快,我猜想,该是来不及施堆栈&BKT大法,当机立断运用最尖端的技术"摇手指",咳咳,什么是摇手指?是这样的,为了平衡光比,大家都知道民间流传一种"摇黑卡"的特别技巧~那么我可没有黑卡这玩意在身上,灵机一动把手指伸进了画面,发现太肥~~好吧,来个华丽转指,发现手指的形状居然就吻合上了,还想什么啊,按下快门赶紧摇啊!,根据经验判断...

挣断枷锁的命运之神,猛然张开了他满布血丝的眼球,怒视南中国海岸线上一切魑魅魍魉。

我没有想到在疑似布满密云的海平线上,竟然可以目睹太阳在海平面上“落脚”,浓厚的大气及水雾阻挡住它耀眼的光芒,勾勒出本身自有的轮廓,远方零星几片云侵蚀着太阳的轮廓,令它带有几分残缺的美感,比起澳欧美海岸线上那些魔幻的前景和妖气的日出,这里却带有几分中国的味道,是埋藏在城府深处的血性;此刻不是逐渐消沉的残阳,是杀出重围的旭日东升!

南中国海的沿岸激情

123
©费宁克思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