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enics

Wechat:188919673

三百年守望


守护了克里姆林宫300年之久,是Suzdal最古老的部分之一。

除了三菱镜,还有一种折射叫被光吹过的羚羊谷。

清晨,当光明照亮了寂静的大地,云漫山间,延绵出一道道银砌天梯。

《被光吹过》


除了三菱镜,还有一种折射叫被光吹过的羚羊谷。

Shining Smile


在高原上,阳光下的一湾微笑。

《冰与火之歌》


在这初夏多变的年保玉则,阳光与雨雪争相拥抱山谷,它们与这片天地共舞,愉快而急切地交织成一出冰与火之歌。

幸福线


计划中的这个垭口只需要爬升400米就能到达,纸面上看并不是太高,可偏偏遇上持续不断的雨雪夹冰雹,令体力的消耗雪上加霜,但就在爬上这个离天最近的制高点时,我们看到了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。

《寻幽谷》


寻一次幽静,寻一场幽雅,寻一处幽深。

【2016的摄影总结】-我也开始跨过山和大海

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起,我也拍起了风光来,大概是某次旅游中不经意的一个令我震撼和感动的场面,令我也打起了留住我眼中这个人类星球的念头,所以,从这一年开始,我换了个心态,我是大自然里渺小的目击者,我是用双脚探索大地的徒行客,我也开始跨过山和大海。
       经历每一次的险象环生,真是庆幸能在屏幕前用键盘陈述我的2016,也庆幸母亲从不知道保险上的受益人总是填的她的名字,所以这一年,首先感谢大自然的不杀之恩,也叮嘱自己要继续谨慎行事。照片只是我旅途中的副产...

大风起,黄沙飞


将嘴脸蒙了个严实,虽说风沙不算大,但总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沙子窜进嘴里,弄得牙齿嘎吱作响,踉跄的爬上了旁边的沙丘,但并没敢走太远,生怕营地在视线内消失,想起有一句怎么写来着~眼见风来沙转移,经年不省草生时。

来时的路


在氧气稀薄的5300米上,略有倦意,据说注视眼前的圣姆湖可以一窥未来,但我转过身来,只告诉自己别忘了来时的路。

寂原行者


它从梦里来,将从雾里往。


星河流域


它完成了十万光年的跨越,它横亘在星野之间,万点星火绣成一道肉眼可辨的星光带,就像一条悬挂在天上的河流,所以它有很多名字,譬如星河、譬如银河、还有天河。


星空舞台剧


在漆黑的野外寻找机位是一件心里巨没底的事,然而这只能算第二憋屈;刚找到这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,奈何那45°的陡坡,发动花式支架技,略显勉强的维持住机位的稳定,这才是最憋的一段。


闪光灯为前景补光,星空作背景,好像一出精心搭建,正在放映的星空舞台剧。(这里谢丛林慷慨借灯)

“这片子总感觉在哪里见过”


“哦?这不就是来自西域的驰名切糕吗?”

1234
©phoenics | Powered by LOFTER